惠農網
歡迎來到  惠農網  !
市社職責
領導班子
市社概況
機構設置
  • 聯係方式
  • 地址:沿河中路16號
  • 聯係電話:0515-88150201
  • 聯係人:辦公室
  • 傳真:0515-88364479
  • 資訊閱讀

村社與農民共建共享“命運共同體”

發布日期:2018-3-7 瀏覽次數: 195次

                                        村社與農民共建共享“命運共同體”——山東滕州東王莊村土地股份合作社的創新實踐
 
    歲末年初,正是結算匯總、謀劃來年的時候。在山東省滕州市西崗鎮東王莊村的村“兩委”辦公室,由村“兩委”成員、鎮AG社工作人員和村民代表組成的結算小組,正為此忙碌著。
    “攏了三四天賬,基本算清楚了,每畝地除保底收入900元外,還能分紅200元。”村黨支部書記單新民說,“除了社員收入有保障外,村集體通過閑置土地和新增土地入股,可獲14萬元的集體收入。”
    要知道,該合作社經營的土地,種的是小麥、玉米等糧食作物,在當前玉米價格持續走低和成本持續上漲的背景下,每畝能為社員帶來1100元的收入,已屬難能可貴。
    黨的十九大作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大部署,提出“發展多種形式適度規模經營,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健全農業社會化服務體係,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這是在‘三權分置’製度設計和家庭分散經營仍占主導的基本國情農情下,為找尋農業現代化出路作出的科學研判。”山東省AG合作社聯合社黨組成員、理事會副主任許廣民介紹,“在東王莊村,村集體發揮組織能力,以集體資源入股;鎮AG社發揮專業化服務能力,以資產和資金入股;村民以土地等資源入股,組建了土地股份合作社。這樣,通過‘服務規模化+農民組織化’的創新實踐,打造了村社農共建共享的‘命運共同體’,探索出一條小農戶融入現代農業發展軌道、村集體和農民同步增收、美麗鄉村建設和村級治理現代化協同提升的新路子。”
   
     從“跑路”到“共建”,村社農三方結成“命運共同體”
 
    滕州,既是全國聞名的產糧大縣,也是全國農村改革領域的老典型。西崗鎮早在2006年就率先在全國開展了土地流轉試點,並建立了全國首家土地流轉交易市場。
    東王莊村的土地規模化流轉,從2009年開始破題,當年流轉土地200畝,以每畝每年900元的價格,租給了界河鎮一位種糧大戶經營。結果,規模化經營未到一年,就出現了“跑路”現象,農民的土地租金隻能由村“兩委”先行墊付,且流轉土地也由村“兩委”接管。
    硬著頭皮也要幹,單新民帶著村班子成員,開始探索規模化種糧的路子:“剛開始幹,村裏基礎條件差,像樣兒的農機也沒有,再加上管理不到位,辛苦了兩年,勉勉強強能付清地租,村集體幾乎沒有盈利。”
痛定思痛!村班子請來農業幹部和專家,幫著分析原因:一是投入大,高昂的租金不說,種植管護都需要用工。二是效率低,按天付工錢雇工,農民多出現“糊弄”“磨洋工”等現象,積極性調動不起來。三是技術難推廣,村裏缺少專業的技術人員,更缺少專業農機支撐。
    “根源在於利益不連心,村‘兩委’雖然盡力,但到底不能像種自家田地那樣上心。而農民隻拿固定租金,更是不會出力。”單新民一語中的。
    正當東王莊村不知村集體牽頭的規模化經營何去何從時,滕州AG社以領辦服務型合作社為平台推廣的土地托管服務已悄然推開。於是,二者一拍即合:從2010年起,由AG社領辦的舜耕糧食農民合作社,為村裏的200畝流轉土地提供從種到收的全托管服務。結果,當年在支付23萬元的托管服務費和18萬元的地租後,村集體第一次結餘了3萬元。
    不過,單純的托管服務合作之後,東王莊村探索的腳步沒有停下。如何結成更加緊密的利益共同體,充分挖掘規模化經營的潛力,一直在單新民的心頭縈繞。
    到了2013年,借滕州市委組織部與AG社聯合推動村社共建之機,東王莊村順勢而為,推進村集體、AG社領辦的合作社與農民股份合作,三方共建,東王莊村土地股份合作社應運而生,村社農共建共享的“命運共同體”就此結成。
 
    從“共建”到“共享”,重在完善股權和利益分配機製
 
    作為東王莊村村社農共建土地股份合作社的推動者和見證者,滕州市AG社主任周茂林的思考頗顯理性:“開展土地股份合作社,這一政策設計很好,共建也順勢達成。但要持續健康發展,關鍵在於‘共享’二字,要盡可能地讓利於民,要完善股權和利益分配機製。”
    東王莊村土地股份合作社已實現了“兩個100%”,即全村217戶村民全部入社、1050畝耕地全部入股。根據合作社章程,2016年,217戶村民1050畝耕地獲得保底收入105萬元、二次分紅5.9萬元,畝均收益1056元;村集體享受土地統一經營後新增的61畝耕地的股權,“保底”收入為6.1萬元、二次分紅5.9萬元,共計12萬元;AG社領辦的合作社獲得二次分紅5.9萬元;4名受聘為職業管理人的村幹部獲得獎勵5.9萬元。
    2017年,合作社進一步讓利於民,對股權設置和收益分配再次調整:217戶村民1050畝耕地占股40%,村集體的61畝耕地和農業設施占30%,西崗鎮AG社領辦的為農服務中心以42萬元現金入股占30%。在收益分配上,將每畝保底費調到800元,並保證每畝不低於100元的固定分紅。優先支付保底後,剩餘盈餘先計提20%風險金,再按村民、村集體、為農服務中心4∶3∶3分紅,其中村集體和為農服務中心各拿出10%,對職業管理人進行股權激勵。
    山東省委農工辦人士認為,東王莊村的創新實踐,成效明顯。分析其成功原因,在於讓利於民,在於“三個關鍵”:一是實行“保底+分紅”分配製度,無論豐歉,保底不變,農民利益不受損;二是建立風險補償機製,提取20%的風險金,用於購買政策性農業保險和補充商業保險,保證大災之年仍有相當收益;三是建立職業管理人製度,聘請村幹部和種植能手任管理人,並實行股權激勵。
 
    從“共享”到“共贏”,規模化服務基礎上開展股份合作
 
    “原先自己種地,操勞一年不說,一畝地也剩不了1000塊錢。現在,地還是自己的,收益也不少,還不用操心了。”社員王允國的看法很有代表性。
    記者采訪發現,東王莊村土地股份合作社能夠實現三方共贏,其基礎在於有AG社領辦的為農服務中心提供的規模化服務。在這裏,全套農機、先進技術、優質農資、統一烘幹、優質優價、訂單農業等現代農業元素迅速落地。農戶種植時,小麥、玉米畝均單產分別為1000斤、1300斤,售價按市價;托管種植後,小麥畝均單產為1100-1200斤,玉米畝均單產為1400-1500斤,售價普遍每斤高出市價0.1元以上,且成本下降1/3以上。
    單新民介紹:“依靠規模化服務,每畝土地平均節本增效在500元以上。統一連片經營,全村新增土地61畝,成了村集體的股份,成了穩定的收入來源。而村民放心外出打工,近幾年新增打工人員206人,增加打工收入400多萬元。30多位村民加入了合作社的專業服務隊,每年有30多萬元的勞務費收入。”
    “一個土地股份合作社的產生,帶動了村社農三方共同發展,產生了‘魔方效應’,其‘服務規模化+農民組織化’運作模式,打通了小農戶融入現代農業的通道,其實踐價值對當前推動農業農村發展具有一定的啟示作用。”山東省AG合作社聯合社黨組書記、理事會主任侯成君說。
    東王莊的成功實踐,在於用股份合作的形式整合起全村土地,與AG社領辦的為農服務中心和合作社建立了緊密的組織和利益關係,其實質是農民組織化與服務規模化的對接,是立體式複合型現代農業經營體係的表現形式。
    通過村社農共建,讓薄弱村找到了一條穩定增加集體經濟收入的渠道,促進了村班子的服務能力和村級治理水平的提升。東王莊村把從土地股份合作社中獲得的收入全部用於基層黨建和改善村容村貌,各項工作煥然一新,美麗鄉村雛形已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