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農網
歡迎來到  惠農網  !
市社職責
領導班子
市社概況
機構設置
  • 聯係方式
  • 地址:沿河中路16號
  • 聯係電話:0515-88150201
  • 聯係人:辦公室
  • 傳真:0515-88364479
  • 資訊閱讀

農民日報:【新時代“三農”啟示錄】看!大國“三農”磅礴轉型

發布日期:2018-2-23 瀏覽次數: 357次

編者按: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中國“三農”砥礪奮進、開拓創新,取得了一係列曆史性成就,發生了一係列曆史性變革。值此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和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即將召開之際,總結梳理五年來中國“三農”發展的可喜成績、寶貴經驗,對於AG進一步落實好習近平“三農”思想、推進新時代鄉村振興和“三農”可持續發展都具有重要意義。

  沒有農業現代化,沒有農村繁榮富強,沒有農民安居樂業,國家現代化是不完整、不全麵、不牢固的。

  ——習近平

  盡管每一段曆史都有其不可複製的獨特性,但黨的十八大以來這五年的中國“三農”發展史,即使放在滔滔曆史長河中,也依然如巍巍豐碑聳立。

  在“三農”這個涉及人口如此之多、對國計民生影響力如此之巨、改革難度如此之大的領域,進行一場全麵深遠的經濟轉軌、社會轉型、發展方式轉變,並在短短五年時間裏,實現農業農村經濟社會跨越發展,農民收入水平顯著提高,增長動能順暢轉換,各種風險有序化解——縱觀世界“三農”史,亦屬罕見。

  這是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帶領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砥礪奮進所臻至的嶄新高度,這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13億中國人開拓創新的現實觀照,這也是中國“三農”創造曆史、磅礴轉型的生動傳奇。

  形成了一個領航中國“三農”可持續發展的重大戰略思想

  ——習近平“三農”思想根植和來源於“三農”深厚土壤,閃耀著馬克思主義思想光輝,豐富和創新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係,推動著大國“三農”走向新時代

  猶記2012年,中國經濟增速自新世紀以來首次低於8%,“劉易斯拐點”“中等收入陷阱”“塔西佗陷阱”“修昔底德陷阱”……中國發展在連續多年高位運行之後走到了一個關鍵的曆史節點。

  彼時,農業農村處在一個兩難境地:一方麵,包括糧食在內的農產品數量供應空前豐富、庫滿倉盈;另一方麵,“天花板”“地板”擠壓、“黃燈”“紅線”限製、“三期疊加”“三量齊增”糾纏……

  大國“三農”,究竟該走向何處?

  “聖人不利己,憂濟在元元”。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不懼路遙,不忘初心,縱橫跨越中國版圖,到實踐中尋找答案。五年多時間,基層考察調研50多次,其中深入農村一線就有20多次。

  從春水初生來到大包幹發源地安徽鳳陽小崗村察苗情、談改革,到大暑炎炎深入湖北鄂州市長港鎮峒山村看村容、思宜居;從暮秋時節前往湖南湘西州花垣縣雙龍鎮十八洞村貧困村民家中拉家常、謀脫貧,到數九寒冬趕赴邊陲小鎮內蒙古阿爾山市伊爾施鎮問寒暖、訪民生。

  一路風雨兼程,一路不曾停歇;一路踏石留印,一路點燃星光。

  而今天,AG回望來時路才發現,第一束星光,正是習近平總書記在深徹洞察國家前途命運、深刻把握世情國情農情的基礎上,謀篇布局的開始;也隻有回望時才發現,這點點光芒早已匯集成星光大道,大國“三農”正是因為沿著星光的方向前行,才得以穿越荊棘,走上了一條正確的道路。這耀目的星光,就是博大精深、立意深遠、視野廣闊、內涵豐富的習近平“三農”思想。

  習近平“三農”思想裏,蘊含著新的糧食安全觀。2013年前後“糧食包袱論”“農業進口論”等觀點達到了頂峰,一時間農業究竟還要不要搞、怎麽搞,成了很多人心頭的疑問。“中國人的飯碗任何時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上。AG的飯碗應該主要裝中國糧。”“糧食安全既是經濟問題,也是政治問題,是國家發展的‘定海神針’。”就是這一年,習近平總書記在年底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重申“三農”“重中之重”地位,提出了“糧食安全飯碗”理論。這些充滿思辨、飽含深情的論斷,如明月照大江,如紅霞生海腹,一錘定音穩住大船的轉向舵,奠定了新時代國家糧食安全觀的總基調。

  習近平“三農”思想裏,蘊含著新的城鄉發展觀。“中國要強,農業必須強;中國要美,農村必須美;中國要富,農民必須富。”“要深化城鄉統籌,紮實推進城鄉一體化發展,讓農村成為安居樂業的美麗家園。”“任何時候都不能忽視農業、不能忘記農民、不能淡漠農村。”這些理論從宏觀全局和曆史進程全麵闡述了“三農”發展重大理論問題和現實問題,深刻揭示現代化進程中城鄉關係變遷的一般規律和富民強國之路。

  習近平“三農”思想裏,蘊含著新的民生觀。“全麵建成小康社會,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在農村、特別是在貧困地區。沒有

  農村的小康,特別是沒有貧困地區的小康,就沒有全麵建成小康社會。”“寧要綠水青山,不要金山銀山,而且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黨的十八大以來,從“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AG的奮鬥目標”,到“讓人民群眾有更多獲得感”,再到“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一係列重要論述和實踐,清晰地勾勒出人民領袖治國理政的民生邏輯和“人民至上”的執政情懷。

  習近平“三農”思想根植和來源於“三農”深厚土壤,既有守正出奇、矢誌創新的時代氣息,也有一以貫之、一脈相承的曆史積澱,閃耀著馬克思主義思想光輝,豐富和創新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係,推動著大國“三農”走向新時代。

  踏上了一條支撐大國崛起的農業現代化道路

  ——如果說“穩”是基本態度和底線,五年來一係列新的變革則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農業現代化道路皴染出更為豐富的色彩

  治國如齊家,即便是一個家庭,手中也要有些存糧有些存款,心中才不慌,特別是麵臨轉型時,大到國家崛起、民族複興的曆史關口,小到一個家庭轉行轉業、進城務工的選擇節點,隻有具備基本保障力才有信心、有底氣走出去尋求突破;隻有具備基本保障力才有實力、有能力應對轉型過程中的不可預知因素;也隻有具備基本保障力才有可能、有條件避免經濟學中由於資源匱乏帶來的決策偏差,確保轉型道路的理性、正確。

  黨的十八大以來,一條支撐大國崛起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農業現代化道路清晰展現。

  農業是穩定國民經濟的基本盤、經濟社會轉型發展的“穩壓器”,無論什麽時候,“穩”都是第一位的。目前,我國糧食產能已連續五年穩定在1.2萬億斤以上,水稻、小麥、玉米三大穀物自給率保持在98%以上,糧食人均占有量達到900斤,高於世界平均水平。

  如果說,“穩”是改革開放近四十年來AG對解決吃飯問題的基本態度和底線,那麽,五年來麵對新的形勢、新的問題所作的一係列新的變革,則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農業現代化道路皴染出更為豐富的色彩。

  ——五年來,對農產品供給的追求從數量上的孜孜以求轉向產能牢靠、基礎深厚、發展可持續。

  在“以我為主、立足國內、確保產能、適度進口、科技支撐”的國家糧食安全戰略指引下,AG開始強調“藏糧於地,藏糧於技”。截至2017年底,主要農作物良種基本實現全覆蓋,自主選育品種占比達95%;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水平超過66%,比五年前提高近10個百分點;農業科技進步貢獻率達到57.5%,提高3個百分點。

  農業重回生態本色,生產理念更綠色,生產習慣更科學,生產方式更集約。農藥、化肥提前實現使用量零增長;秸稈綜合利用率和農膜回收率均達到60%以上;草原綜合植被蓋度達到55.3%;清理取締涉漁“三無”船舶3萬餘艘、“絕戶網”90多萬頂,綠色這個農業本色正在變得更加清亮。

  ——五年來,從對“大數”“總量”的統計和追求轉向需求側精準對接、品種種植“結構化”權衡、農產品品質高效滿足,農業經濟向著形態更高級、分工更複雜、結構更合理的階段演化。

  “鐮刀彎”改革、玉米“價補分離”、“兩區”建設……越來越多新詞開始被人們熟悉,它們共同指向農業領域的一場深刻變革: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黨的十八大以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被確立為農業農村工作主線,農業發展從求諸外部擴張向注重內部優化轉變。

  產業結構逐漸理順,非優勢區已調減過剩玉米超過4000萬畝,大豆、薯類、優質飼草等短缺品種成功補位,麵積增加2000多萬畝。安全得到保障,主要農產品監測合格率連續五年穩定在96%以上。品質開始優化,一批叫得響、過得硬的優質國產農產品品牌如雨後春筍般湧現,農業發展更注重質量和效益。

  ——五年來,農業不再止於耕田養殖,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農業,而是逐步轉向一二三產融合,創業創新掀起熱潮,新產業新業態帶來了新活力。

  一個5角錢的核桃,加工成風味核桃能賣到1元多,冷榨核桃油單個價值增加到5元,而製成核桃膠囊則增值到每個10元,在河北,農產品加工讓小核桃身價大漲……

  三產融合,亮點數不勝數;雙新雙創,新業態蓬勃發展。目前,我國農產品加工業與農業產值之比達到2.2∶1,主要農產品加工轉化率超過65%,全國休閑農業和鄉村旅遊年接待遊客24億人次,營業收入實現翻番。    

  五年來的變化足以說明:農業,已不再是千百年來的那個農業;農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農業,是支撐大國崛起的農業。

  健全了一套推進城鄉融合發展的製度體係

  ——從體製機製上推進城鄉融合發展,一大批農民最關心、最直接、最緊迫和最實際的民生工程持續實施推進,文明鄉村活起來,善治鄉村美起來

  悠悠數千年,回顧中國的曆史,離不開鄉村厚土的默默滋養。這裏寄托了“曖曖遠人村,依依墟裏煙”的人文情懷,孕育了講信修睦、溫良恭儉的民族秉性;這裏萌生了“農村包圍城市”的革命方向,也見證了“十八個紅手印”的改革壯舉。

  城市不隻是城市人的城市,鄉村也不隻是鄉村人的鄉村。在同一片熱土上,他們相依相融、相扶相助,特別是在過去幾十年發展中農村欠賬太多的背景下,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鄉村不但是當前經濟平穩運行的現實選擇,也是關乎執政宗旨的根本要求,更是清還曆史欠賬的應有之義。

  正因如此,黨的十八大以來,一場以90%以上國土麵積為基數,以城鄉融合發展為目標的深刻變革在廣袤大地上如火如荼地進行著,這是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交出的厚重答卷。

  從體製機製和政策體係上推進城鄉融合發展,要靠改革破解製約城鄉發展的製度障礙,要充分發揮市場在城鄉要素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也要更好發揮政府作用,作好“人”“錢”“物”等多篇文章,加快推進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

  五年來,農村改革“四梁八柱”基本建立,截至目前,承包地確權登記頒證已完成11.3億畝,占二輪承包麵積的84%;農村集體產權製度改革先後兩輪在129個縣開展試點。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等各類新主體超過300萬家,新型職業農民超過1400萬人。

  五年來,各級財政進一步加大對農業農村的支持力度,促進農業生產發展、農村基礎設施建設和農村教育、文化、脫貧攻堅、社會保障等民生事業發展。據財政部統計,2013年至2017年僅農林水支出科目,全國一般公共預算累計安排就超過8萬億元。

  “民有所呼,我有所應。”農村水電路氣房訊等基礎設施建設持續強化,一大批農民最關心、最直接、最緊迫和最實際的民生工程持續實施推進。

  用一組數字來看變化:五年來全國新建改建農村公路127.5萬公裏,99.24%的鄉鎮和98.34%的建製村通上了瀝青路、水泥路;改造農村危房近1300萬戶,2.98億農村居民實現飲水安全;99.7%的戶所在自然村已通電、通電話,100%的鄉鎮和近90%的行政村通了寬帶;全國村莊生活垃圾處理率達到60%左右,畜禽糞汙綜合利用率達到60%以上。

  “硬件”過硬,“軟件”提升。村莊是鄉村文明的載體,耕讀文明滲透著文化認同,曾經,“好山好水好無聊”道出了鄉村文化的貧瘠。五年來,廣播電視村村通、鄉鎮綜合文化站、農村電影放映站、農家書屋等文化惠農工程的陸續實施讓鄉村文化、鄉村精神生活豐富起來,一些傳統的地方民俗文化活動重新活起來。

  求木之長者,必固其根本。農村工作最堅實的支撐力量在基層,最突出的矛盾也在基層。五年來,人往基層走、錢往基層投、政策往基層傾斜,推動著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鄉村治理體係的健全與完善。

  結出了一批讓中國社會最龐大群體擁有更多獲得感的碩果

  ——農民增收在穩存量、擴增量上內涵更厚實、外延更拓展、動能更強勁、亮點更多元,農民的基本訴求和權利得到滿足,脫貧攻堅戰取得決定性進展

  家裏3口人的耕地流轉給育秧工廠,又流轉回來70畝低窪田稻蝦間作,農閑時在鎮上打工,就連家裏的一台拖拉機,也入股到農機合作社,年年有分紅……湖北省監利縣柘福村農民楊時好家這幾年的進項可不少:“這幾年,賺錢的法子多了,隻要肯幹,沒個不行!”

  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農民收入增長超過50%,農民收入增速連年跑贏城鎮居民,城鄉居民人均收入比由2009年的1∶3.33縮小到2017年的1∶2.71。2017年,我國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更是突破1.3萬元,創曆史新高,而楊時好正是千千萬萬個受益農民中的一員。

  單靠“土裏刨食”成了老黃曆,農民收入渠道更加多元化,工資性收入、經營性收入、轉移性收入、財產性收入成了農民增收的新動能。“三權分置”,讓土地這個農民最大的財產有了保值增值變現的法律保障;針對農民工資性收入增幅下降問題,引導農民就地就近就業和返鄉創業,不少農民在家門口領到了工資;“互聯網+”等新業態的興起,五年間讓總額約2200億元的農產品實現網絡交易。農民增收在穩存量、擴增量上內涵更厚實、外延更拓展、動能更強勁、亮點更多元。

  學有所教、勞有所得、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基本訴求和權利能否實現,直接關係著農民有沒有獲得感。

  在鄉村,城鄉居民權利同等化加快推進,農村“看病難”“上學難”“養老難”的狀況得到較大改善。教育公平持續推進,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堅持向農村地區、邊遠貧困地區和民族地區傾斜,3600多萬名學生受惠於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農村醫療保障更完善,參加新農合人數超過8億,政策範圍內住院費用報銷比例提高到75%左右;農村社會保障範圍進一步擴大,新型農村社會養老保險製度基本實現了農村人口全覆蓋,低保實現了應保盡保,河南、山東等地已全麵啟動全民參保登記計劃,我國養老保障體係已進入從製度全覆蓋邁向人員全覆蓋的新時期。

  在城市,公共服務已覆蓋農民工群體,農民工社會保險權益逐步得到維護,農民工隨遷子女在輸入地接受義務教育比例保持較高水平、參加高考人數逐年增加。農民工們開始感受到城市的“溫度”,他們“勞有所得,勞有所值,勞有所保,勞有所尊”的期盼正在得到回應。

  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黨的十八大以來,一場人類曆史上前所未有的反貧困鬥爭壯闊展開。2015年底,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了《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提出了“兩不愁、三保障”的脫貧目標。過去五年,脫貧攻堅戰取得決定性進展。到2017年底,全國累計減貧6800萬人,相當於歐洲一個大國的人口,貧困發生率從2012年底的10.2%下降到2017年底的3.1%。

  普通人的命運,是社會發展的風向標。五年來,對於農民這一中國社會最龐大群體來說,真切觸摸到了發展成果,感知到了社會變革。

  五年“三農”經略最為寶貴的經驗和財富就是:不該變的堅決不變,該變的一定要順時順勢而變

  中國的改革從來不是一帆風順的,這五年來,每一個波峰浪尖的背後凝聚多少運籌帷幄的膽識,涵蓋多少波瀾壯闊的變革,又蘊含多少驚心動魄的抉擇!

  中國的發展也絕不僅僅是一個個獨立的經濟故事,而是由一條潛在線索推動其內生邏輯和內在規律向前發展並彼此聯係。這條線索概括起來就是:不該變的堅決不變,該變的一定要順時順勢而變。

  中國傳統哲學裏講道、術、勢。道,是方向、是初心,不管走出多遠都不能忘卻;術,是路徑、是方法,必須時時思變、備預不虞;勢,是態勢、是趨勢,是事物發展的本身規律,也是階段性調整的現實依據。三者中,不變的是道、變的是術、變的依據是勢,最終實現由道而識勢,順勢而生術,謀術而達道。

  在這五年“三農”發展中,AG對“道”的守望更堅定、更明確;對“術”的運用更精準、更純熟;對“勢”的認知更清醒、更透徹,以氣馭劍、以無招勝有招,走出了一條戰略定力與戰術變通相結合的大國“三農”之路。這是五年“三農”經略最為寶貴的經驗和財富。

  堅決不變的,是對“三農”壓艙石、定海針地位的準確認知和恪守不渝,無論何時都要堅持“三農”重中之重地位、堅持國家糧食安全底線不動搖;是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取向和根本宗旨不動搖,這是“三農”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是堅持農村基本經營製度、堅持農村土地集體所有製、堅持土地承包關係穩定並長久不變不動搖,這是農村改革近四十年來經過實踐檢驗的重要曆史經驗。

  必須圖變的,是發展過程中的自我審視、自我革新、自我進化。常製不可待變化,一途不可應無方。變的是不適應生產力發展的生產關係,是與環境生態不相匹配的生產方式,是與發展規律不符的具體路徑。從這一點上說,五年來AG一直在變,從新發展理念到鄉村振興戰略;從現代農業產業體係、生產體係、經營體係等三大體係到質量興農、綠色興農、品牌強農,改革創新的基因已經融入到血液中。

  始終遵循的,是事物發展的本身規律和發展趨勢。“三農”發展,既要尊重發展大勢,將“三農”置於宏觀經濟環境下去考量、置於大國崛起的經濟社會等綜合背景下去考量;又要尊重曆史大勢,立足當前階段性特點應時而動、隨物賦形;還要尊重“三農”發展本身的規律,在認識規律、把握規律的基礎上謀求變革。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大國“三農”開啟現代化進程中的磅礴轉型,為民族複興偉業積蓄著雄渾力量。

  在這一刻,夢想離AG從未如此之近。